logo
  • 加载中...
灵璧资讯
金广山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八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五万元
时间:2020年07月2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金广山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安徽省黟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20)皖1023刑初12号


公诉机关黟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金广山,男,1972年9月20日出生于安徽省寿县,汉族,大学文化,原系中共党员,安徽省灵璧县原副县长,住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因涉嫌贪污贿赂类犯罪,于2019年5月5日被黄山市监察委员会决定留置调查;因涉嫌受贿罪,于2019年11月4日经黄山市人民检察院决定由黄山市公安局执行刑事拘留;同年11月11日经黄山市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次日由黄山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黄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夏满流,安徽皖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黟县人民检察院以黟检刑诉〔2020〕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金广山犯受贿罪,于2020年2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按照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决定予以受理,在审理过程中,2020年4月23日黟县人民检察院以本案需要补充侦查为由,建议本案延期审理。2020年5月22日黟县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完毕后移送本院恢复法庭审理。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于2020年6月3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黟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长章建权、检察员徐祝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金广山及其辩护人夏满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金广山在担任宿州市萧县副县长、灵璧县副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多次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人民币297.34万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具体事实如下:
一、2015年下半年,被告人金广山为处理与特定关系人王某2之间的感情纠纷问题,委托工程承建商陆某1与王某2协商分手补偿事宜。2016年,陆某1为处理该事务,按照被告人金广山的指示,先后出资153万元给王某2用于购买房产(位于合肥市政务区上下)。2018年,被告人金广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陆某1在承建灵璧县火车站站前广场绿化工程提供帮助和便利。
二、2016年,被告人金广山在担任萧县副县长、灵璧县副县长期间,为浙江海天集团在承建萧县凤山隧道等工程提供帮助和便利,收受该集团项目部负责人郑某先后两次所送120万元。
1.2016年5月12日,被告人金广山收受郑某所送20万元。
2.2016年11月14日,被告人金广山在宿州市站附近收受郑某所送100万元。
三、2018年6月,被告人金广山在担任灵璧县副县长期间,为安徽华瓴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在承建灵璧县奥泰克安置房、罗河社区安置房等相关工程提供帮助和便利,收受该公司业务员刘某所送价值24.34万元大众途观汽车一辆。
被告人金广山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主动交代了纪检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并退出赃款44.34万元,涉案房产已被监察机关查封并随案移送。
为证实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书证、物证、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金广山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297.34万元,数额巨大,为他人谋取利益,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应当追缴查封的房产(户名王某1、房产证合蜀字第××号)涉及的受贿赃款253万元及其产生的孳息。建议法庭综合考虑被告人金广山具有自首、积极退赃、认罪认罚等情节,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八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五万元。
被告人金广山对指控事实、罪名及量刑建议没有异议且签字具结,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
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一、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金广山构成受贿罪的犯罪性质及罪名不持异议。二、关于犯罪事实部分,起诉书指控的第一起事实,即陆某1出资153万元给王某2购买房产,认定为金广山的受贿款不能成立。1.153万元中的140万元有真实的借条,是王某2与陆某1之间的合法借贷关系;2.153万元中的13万元也不能认定为金广山的受贿款,其中的7万元是郑某行贿金广山20万元的结余款(郑某行贿20万元是通过陆某1之手,陆某1收到郑某20万元后仅给金广山购买一辆江淮牌汽车花费13万元,余款7万元并未交给金广山),另外6万元应认定为陆某1借金广山50万元的利息;3.该笔款项认定受贿缺乏具体的请托事项,陆某1出资153万元给王某2购买房产是2016年,而金广山利用职务便利为陆某1承建灵璧县火车站站前广场绿化工程提供帮助是2018年,2016年该工程尚不存在,陆某1不可能以莫须有的工程大额行贿。三、被告人金广山具有以下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1.金广山具有自首情节;2.金广山具有立功表现;3.金广山系初犯,案发后积极退赃,主动预缴罚金,自愿认罪认罚;4.金广山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相对较轻。
辩护人向法庭提出如下证据:1.借条2张,意在证实王某2和陆某1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等事实;2.缴款凭证,意在证实被告人亲属代为预缴罚金45万元的事实。
经审理查明:2014年至2018年,被告人金广山在担任宿州市萧县副县长、灵璧县副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297.34万元。具体事实如下:
一、2015年下半年,被告人金广山为处理与特定关系人王某2之间的不正当男女关系问题,委托工程承建商陆某1与王某2协商分手补偿事宜。2016年,陆某1为处理该事务,按照被告人金广山的指示,先后出资153万元给王某2用于购买房产(位于合肥市政务区上下复式楼,建筑面积186.49平米,合同总价款368万元,房产证合蜀字第××号,产权登记在王某2父亲王某1名下)。2018年,被告人金广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陆某1在承建灵璧县火车站站前广场绿化工程提供帮助和便利。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城市路网PPP项目合同、劳务合同、安全生产协议书,证实灵璧安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与安徽省路桥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灵璧县城市路网PPP项目一期工程施工合同协议书。安徽省路桥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与昆山市华泰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就火车站站前广场工程签订劳务分包合同、安全生产协议书的事实;
2.存量房买卖合同、房地产经纪合同、房款收据、银行凭证、不动产证书,证实朱榕、吴洋与徐梓朝、王某1于2016年5月17日签订合肥市政务区香榭水都小区2栋604室存量房买卖合同,转让价款为368万元,产权登记在王某1名下,房款已结清等事实;
3.借款合同、借据、回单,证实陆某1于2016年6月16日和7月14日分别向海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借款100万元和180万元的事实;
4.陆某1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卡号62×××05)、陆某2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卡号62×××44)及借条,证实2016年5月12日至7月14日,海天建设集团分3次共转至陆某1账户300万元。2016年7月14日至11月15日,陆某2分4次共转至陆某1账户130万元。2016年11月3日李祥跃转至陆某1账户200万元。2016年6月20日和7月15日陆某1分2次共转出355万元至王某1账户。2016年11月11日和11月15日陆某1分2次共转出280万元至海天建设集团账户。以及王某2出具借条1张,内容为向陆某1借款140万元,实际到账180万元,此前陆某1欠王某240万元借据作废等事实;
5.证人陆某1的证言,证实大概是2015年下半年的一天,金广山打电话喊其到萧县“香格里拉”小区跟其说他跟王某2之间存在男女关系,王某2到县里来找他,说不想把事情影响搞大,让其找王某2协调这个事情。当时王某2提出买360万元的房子,其说让金广山和王某2各出180万元,当时王某2的经济状况金广山是明知的,其提出王某2的180万元其来解决,金广山才同意的。为了处理金广山与王某2之间的问题,其一共转给王某1(系王某2父亲)373万元,其中建设银行转了355万元,工商银行转了18万元。房子总价款360万元,剩下的13万元是过户费和定金。其是按照王某2的要求转到王某1的账号的,账号也是王某2给其的。转给王某1的373万元,是金广山让其去海天集团找郑总借的,第1次借100万元,第2次借180万元。后来李祥跃那里200万元出来了,其就用这钱还了海天集团180万元,还有100万元,其让金广山想办法。后来金广山就通过陆某2一共转账了130万元给其,其将之前欠金广山老婆赵某1的50万元折抵进去,金广山就出了180万元,剩下的193万都是其出的,因为之前其欠王某240万元,折抵后还有153万元。金广山只是一个公职人员,工资又不高,这153万元就是其送给金广山的,不可能让他归还。
关于140万元借条,当时其要求王某2打借条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给金广山看,让金广山知道其确实出了这个钱,另一方面是为防止王某2以后反悔,拿到钱后还要去找金广山麻烦。其也和王某2说过多次,这套房子买好后就不要找金广山麻烦了,她也答应了。其明知王某2债务缠身,还是失信被执行人,根本没有还款能力,不可能在自己经济不好的情况下还借140万元给她,所以这140万元不可能是借款。这个借条是房子买好后其让王某2补打的,没有约定还款时间,没有标明利息。虽然其表面上是借给王某2的,但是实际上这个钱是不可能找她要的,王某2也知道其是不可能让她归还的。其实就是其出钱帮金广山消灾,因为是受金广山之托,帮他摆平王某2这个事情,而且这个事处理好之后,金广山肯定不会亏待其,这个钱其以后也可以赚回来的。2017年,金广山把其介绍给了安徽路桥集团的代某,后来其就承建了灵璧县火车站站前广场的工程等事实;
6.证人王某2的证言,证实在2015年底的时候,其与金广山感情出现问题,后来找到金广山让他表态,到底愿不愿意和其结婚,金广山为了让其不再闹下去,就找了陆某1过来协调。后来其决定购买合肥市香榭水都一套面积180平米,房价360万元的二手商品房,陆某1告诉其这个房款金广山承担一半,剩下一半由其自己承担,其承担的180万元陆某1说由他负责出,就算是向陆某1借的,金广山出的部分也由陆某1出,其同意了这个方案。于是在2016年4月到7月间,陆某1陆陆续续给其父亲王某1的账号一共转了373万元,用于购买香榭水都的商品房,登记在其父亲名下,其中其还打了一张140万元的借条给陆某1。后来其因为找陆某1催要购房款的问题,多次打电话给金广山沟通过,还特地打电话告诉金广山,他补偿其的180万元其拿来买香榭水都的房子了,剩下的房款,其打了140万元的借条给陆某1。这个借条是后来补的,不是当场打的借条,其后来向陆某1提过要还这140万元,但陆某1跟其说不急还钱。这140万元不是小数字,以其对陆某1和金广山的了解,原因之一应该是金广山和陆某1商量过,让陆某1不要催其,不要让其还钱,因为金广山和陆某1心里都清楚当时其经济状况不好,如果让其还这笔钱,其很有可能又要找金广山,这样他们之前所做的努力又白费了。陆某1出这140万买房就是给金广山帮忙摆平这件事,他会让金广山领这个人情领到底,不会催要这笔钱,更不会硬逼其,他不想得罪金广山。金广山是副县长,陆某1是做工程的老板,他们之间肯定是有约定的。金广山肯定不会让他白帮的,应该会给陆某1介绍工程并提供帮助,如果金广山给陆某1介绍工程赚钱了,他很有可能不会再向其要了等事实;
7.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实在2016年的时候,其女儿王某2借其身份证买了一套二手房,300多万一次性付款的。当时这个钱是王某2的朋友通过转账到其的工商银行卡,钱到账后王某2带着其到银行将钱打给了房东。其没有出钱,只是按照其女儿王某2要求把房子登记在其名下而已,除了必须其本人到场或者签字的,其他都是王某2办理的等事实;
8.证人陆某2的证言,证实2016年7月份,金广山打电话给其说陆某1资金周转不开,叫其筹集35万元给陆某1,其就找同学借了35万元打给陆某1了。2016年9月份,金广山叫赵某1、赵某2一共转了10万元到其账户,钱到账后其马上将这10万元转给了陆某1等事实;
9.证人赵某1的证言,证实其曾经借给陆某150万元没有打借条,陆某1也没有归还。2016年下半年的时候,有一次其老公金广山跟其说借给陆某1的那50万元不要再找他要了,这笔钱用于解决金广山和王某2之间的事情了。另外陆某1之前还买了一辆车子,所以后来其也一直没有让陆某1归还这笔50万元等事实;
10.证人代某的证言,证实其公司中标灵璧县城市路网PPP项目后,要进行劳务分包,最终火车站站前广场绿化项目是由陆某1中标的,陆某1当时用的是江苏一个叫华泰的公司进行投标的。金县长专门介绍了陆某1给其认识,并推荐了陆某1提前进行施工,而且其公司中标的城市路网PPP项目也属于金县长分管,其认为陆某1能中标站前项目,金县长起了很大作用等事实;
11.被告人金广山的供述与辩解,证实2013年4月份,其经人介绍认识了陆某1,陆某1当时在宿州做工程,2013年5月因为做工程缺钱,陆某1向其借过50万元。2016年春节前后因为其和王某2的矛盾越来越激烈,其就找到陆某1希望帮忙协调一下。后来王某2看中了一套价值360万元的房子,其通过陆某2转了130万元给陆某1,其中包括其从郑某处收受的100万元,从家里拿的10万元,从陆某2处拿的20万元。为了王某2这套房子,陆某1当时实际筹集了243万元,扣除欠其的50万元、欠王某2的40万元,所以陆某1实际支出了153万元。陆某1为了其实际支出153万给王某2买房,其作为分管城建的副县长,是不会亏待他的,事实也证明其后来主动为陆某1承揽了灵璧县火车站站前广场绿化工程。陆某1让王某2出具140万元的借条,一方面是证明陆某1确实出了这笔钱,另一个目的是控制王某2不要再找其的麻烦,否则陆某1就会去找王某2要钱。这笔借条上的140万就是陆某1送给其的,根本不是真实的借贷关系,这张借条只是其制约王某2的手段。陆某1之前欠王某2的40万,他都不想归还的,怎么可能还借给王某2140万。只要王某2不再找其闹,他也不可能找王某2要这140万元,陆某1是看在其分管城建副县长的面子上送给其的等事实。
二、2016年,被告人金广山在担任萧县副县长、灵璧县副县长期间,为浙江海天集团在承建萧县凤山隧道等工程提供帮助和便利,于同年5月12日和11月14日先后两次共收受该集团项目部负责人郑某所送120万元(其中100万元用于归还购买上述房产所借款项)。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路灯买卖合同、网上转账汇款电子回单、陆某1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卡号62×××05),证实海天建设集团萧山隧道项目部与陆某1签订龙腾大道路灯买卖合同,海天集团汇款20万元给陆某1等事实;
2.机动车档案、发票,证实2016年5月13日江淮(车牌号皖A×××××)小型汽车注册登记,所有人为王某3,2016年5月26日转移登记在赵某2名下等事实;
3.郑某购票信息截图,证实郑某购买了2016年11月14日16时59分从义乌到宿州东的高铁票的事实;
4.方某银行账户交易明细(附方某自书说明),证实方某于2016年2月23日和2月24日共取款100万元,这笔钱取出放在家中保险柜里,后交给其丈夫郑某等事实;
5.凤山隧道合作协议,证实2016年5月26日海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郑某、胡威力签订萧县凤山隧道及北延道路工程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三方按股份比例组建海天公司萧县项目部,对外以海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名义出现等事实;
6.中标通知书、凤山隧道施工合同、审计报告,证实海天建设集团在萧县前堤河桥及凤山隧道装饰工程项目招标中,被确定为中标单位。海天建设集团与萧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萧县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签订施工合同协议,以及该项目通过审计等事实;
7.建设工程总承包合同、拨付项目进度款的请示、财政支付凭证,证实2018年6月6日灵璧县住建局与海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灵璧县工程设计、施工总承包(EPC)项目合同协议书。2019年5月20日经金广山等领导批示后,灵璧县国库支付中心支付海天建设集团500万元工程款等事实;
8.会议记录稿及会议纪要,证实2018年1月12日灵璧县第十七届人民政府第26次常务会议议定,同意新县人民医院二期及配套附属工程、新县中医院二次深化设计及室内装饰装修工程采用EPC工程总承包模式进行投标建设等事实;
9.招标公告、评标报告书,证实2018年5月新县人民医院二期及配套附属工程建设项目评标委员会推荐中标候选人名单中无海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海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技术暗标评审中发现没有按照招标文件要求封装,存在封面有明显标记,评审委员会一致认定按零分处理等事实;
10.物证黑色拉杆箱1个及指认照片,证实经金广山和陆某2指认,该黑色拉杆箱就是郑某送金广山100万元时所用的行李箱的事实;
11.证人郑某的证言,证实2016年承建凤山隧道工程,其以海天集团的资质参与投标了凤山隧道及隧道装修工程,其是项目的负责人。在这期间,金广山让其把道板砖和路灯这两个工程交给他一个好兄弟陆某1做,其接触陆某1之后感觉他不靠谱,所以没有谈成。后来其听说金广山要调离萧县,就到萧县武装部宿舍找到金广山,谈到陆某1的事情没有办好,请他原谅。其一直想找机会好好感谢感谢他,所以这次跟金广山说送点钱给他表示感谢,金广山表示同意并让其跟陆某1对接这件事情。不久其就打电话给陆某1,让他到其项目部来一趟,其就跟他说项目没做成,想直接给他20万元,代其感谢一下金县长。于是其就跟陆某1签了一份虚假灯具买卖合同,签好之后其就现场安排项目部的财务以支付灯具款名义转了20万元给陆某1,后来陆某1跟其说这笔钱给金广山买了一辆车。
大概2016年金广山打电话让其借280万元给陆某1,其从公司账户先打了100万元,过了几天又打了180万元。当时说好是半个月归还,后来这个钱拖了很长时间都没还,其当时一直找陆某1催讨,陆某1还了180万元,还有100万拖着不还,陆某1说这个钱实际上是金广山借的。其找到金广山,金广山也承认这个钱是他自己用的,其就跟金广山说其个人出100万元帮他解决这个债务问题。2016年11月的一天,其从义乌坐高铁到宿州,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下车把100万元给了金广山。钱是装在黑色行李箱里面的,到了之后其就把行李箱交给金广山了。其去宿州送现金,第一个让金广山明确这100万元是送给他的,其要把人情做足,以后找他帮忙也容易一些;第二个,因为这100万元是帮金县长的,这个事其也跟两个小股东说过了,让他们知道这不是其个人的事情,到时候如果工程结束利润分配的时候可以扣除这100万元等事实;
12.证人陆某1的证言,证实大概在2016年上半年的时候,关于凤山隧道路灯的事情,金广山打电话让其到海天集团的郑总那里去,其去了海天集团萧县项目部。其当时是想通过金广山在郑某手上做点工程,郑某应该看不上其,路灯工程没给其做,郑某说做个假合同给其20万元,其收到20万就打电话给金广山说了。其实际上没有提供路灯也没有参与施工,只是签了份假合同。郑总当时对其说金广山对他们“海天”很关照,让其代他向金广山表示一下心意。其后来给金广山买了一辆车,白色的江淮瑞风s5,一共花了13万元,是用其朋友王某3的名义上牌的,然后过户给了金广山的妻舅赵某2等事实;
13.证人陆某2的证言,证实2016年11月份,金广山打电话叫其去宿州一中北门,其开车去了之后,金广山递给其一个黑色行李箱,说箱子里是100万元现金,告诉其陆某1等着用钱,先转85万元。第二天上午其就去建设银行把100万存入其账户,分2笔共85万元转给了陆某1。2017年3、4月份,其按照金广山的安排又凑了35万元,加上之前剩下的15万元,一共50万元转给了陆某1等事实;
14.证人方某的证言,证实2016年11月份左右,其老公郑某从宿州来到东阳家里问其要100万元现金,因为他做工程经常有资金周转,其就没想这么多,就从家中保险柜拿出100万元现金,放进一个黑色旅行箱中交给郑某等事实;
15.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2016年至2019年其担任灵璧县卫计委党组书记、主任,2017年2、3月份的时候,副县长金广山带队去外地考察医院装饰工程。先去了江苏常州,后去了浙江东阳市,到东阳人民医院考察,还去了海天集团考察,在海天集团是集团董事长和姓郑的老总接待的,通过金广山与郑总的讲话,感觉金广山与郑总之前应该认识等事实;
16.证人张某1的证言,证实2017年2月底至今其担任灵璧县副县长,主要分管卫生、教育、市场监管。2018年1月,灵璧县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同意县医院自有资金建设二期及配套附属工程,在会议后,金广山在会议室对其说,让其关照海天集团等事实;
17.证人王某3的证言,证实2016年5月份,其朋友陆某1和其说想买一辆车,让其把身份证借给他用,将车辆登记在其名下。之后一天,其和陆某1从宿州到合肥一家江淮4S店,购买了一辆江淮瑞风汽车,手续是陆某1办的,其就提供一个身份证,这辆车当时是登记在其名下。后来,陆某1又叫其去合肥市车管所,办理车辆过户手续,车辆过户给一个姓赵的名下等事实;
18.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实2017年一天晚上,郑某跟其说萧县分管城建的金县长一个朋友到凤山隧道项目部借了280万元,过了还款期,还差100万元没归还,郑某个人拿出了100万元送给了金县长。郑某最后跟其说,这个钱是他个人拿出来的,到时候股东分配利润的时候,让其帮他提下这事等事实;
19.证人赵某2的证言,证实2016年5月份一天,其姐夫金广山说有一辆江淮车需要过户到其名下,让其尽快办理过户手续,后来其和赵某1一起去合肥车管所办理过户手续,手续办好后,这辆车其就开了一个礼拜左右,金广山就将车开走了等事实;
20.证人赵某1的证言,证实2016年5月份,金广山说陆某1给他买了一辆车子,其开车带金广山到合肥提车,江淮车子开到宿州之后,一直由金广山在开,车子过户到其弟弟赵某2名下,过户的时候也是其一同去办理的等事实;
21.被告人金广山的供述与辩解,证实2016年4月底在其快要去灵璧县任职的时候,郑某说想送其一点钱,其表示同意并跟郑某说后续的事情让陆某1去办。最终郑某从凤山隧道项目部以道路灯具工程预付款的名义给了陆某120万元,陆某1用这笔钱买了一辆江淮瑞风S5交给了其,并过户到其妻弟赵某2名下,这几年上班其一直在用。2016年6月在陆某1协调其与王某2之间矛盾的过程中,资金出现困难,其就打电话给郑某希望他能够借钱给陆某1周转一下,郑某就从凤山隧道项目部分两笔借了280万元给陆某1。后来陆某1在还款时有100万元一直还不上,郑某主动提出来他个人先拿100万给其,让其安排陆某1尽快把欠公司的钱还清。2016年9月中旬,其和郑某约好在宿州东站见面,见面之后郑某就交给其一个黑色的行李箱,里面是10捆现金,每捆10万元,共计100万元。拿到钱之后其就交给了在宿州东站附近等候的陆某2,由陆某2把钱转给陆某1并归还了郑某公司的欠款。其当时是副县长,以后郑某在宿州做项目肯定也或多或少跟其打交道,也想和其处好关系,他帮忙出这个100万元,这个人情其肯定会记得的等事实。
三、2018年6月,被告人金广山在担任灵璧县副县长期间,为安徽华瓴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在承建灵璧县奥泰克安置房、罗河社区安置房等相关工程提供帮助和便利,收受该公司业务员刘某所送价值24.34万元大众途观汽车一辆。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物证皖L×××××黑色大众途观汽车照片、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POS机刷卡凭证、机动车档案及照片等,证实2018年6月4日登记在陆某2名下大众途观汽车一辆,车牌号为皖L×××××,价税合计24.19万元,综合服务费1000元,玻璃险500元,共计24.34万元的事实;
2.安置房代建协议及有关资料、证明等,证实安徽华瓴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与灵壁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10月10日签订灵璧县奥泰克10栋地块安置房工程代建协议书,刘某在宿州市项目部任职项目专员等事实;
3.证人刘某的证言,证实在2017年4月其公司在灵璧和当地政府签订了棚户区改造的框架协议,并支付了2000万元的保证金,当时约定是在半年内就将第一块地完成拆迁并挂牌出让。到了2018年5月,这块地还没有启动,其就想到金广山是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决定给他送辆车,让他加快推进该地块的拆迁和挂牌工作。2018年5月底,其有一次去金广山的办公室,主动提出给他买一辆汽车,并讲到三种品牌的汽车让他选择,他选中了黑色途观L。其第二天就去了4S店,按照金广山的要求订购了一款黑色途观L汽车,费用共计24.34万元。费用交齐后,其当天下午将提车单和销售员名片交给了金广山。车送给他后,他多次对其说,让其不要急,只要他在,这个项目就不会泡汤。2019年4月份,金广山在他办公室对其说等拆迁完成后,地就可以挂牌,公司拿到土地就可以进场了等事实;
4.证人许某的证言,证实2018年5月29日下午,一个胖胖的、个子高高的男客户到4S店看车,直接问大众途观L的情况,后来选好型号和颜色当天就刷卡付款,共计支付24.34万元。这个男客户付款之后,他说到时候会有人来取,其就把自己名片和提车单交给了他等事实;
5.证人陆某2的证言,证实2018年5月底的一天下午,金广山叫其去他办公室,到他办公室后,金广山递给其一张提车单,叫其到宿州大众4s店去提一台车,说登记在其名下,由其先用,经常开开,别人问就说是其买的,将来如果他用就说是问其借的等事实;
6.证人王某4的证言,证实刘某是2016年到华瓴建工公司,在灵璧县的项目做专员,罗河社区棚户区改造合作框架协议就是刘某负责前期的工作。后来在金广山的支持下,公司才顺利和灵璧县政府签订了这份协议。2019年5月份,刘某对其说他之前送给了金广山一辆汽车,如果该项目能顺利实施,这笔购车费用公司会以奖励的形式返还给刘某,如果运作不成功,这笔购车费用公司是不会给刘某的等事实;
7.被告人金广山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刘某是其一个朋友的外甥,从2017年开始刘某作为安徽华羚建工公司业务员,为了争取安徽华羚公司在灵璧县罗河社区安置房的事情多次找到其,希望其帮他协调,能够争取快点动工建设。2018年5月有一天刘某到其办公室突然说要给其换辆车,其当时以为他在开玩笑,就没理他。过了几天刘某真的拿了一张大众途观L车子的提车单到其办公室,其推辞不掉最终收下。随后就把提车单交给陆某2去把车子提出来并由陆某2一直使用至今,这辆车子价格是24万余元等事实。
另查明:被告人金广山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主动交代了纪检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并退出赃款44.34万元,涉案的位于合肥市政务区上下房产(户名王某1、房产证合蜀字第××号)已被监察机关查封并随案移送。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人金广山举报他人犯罪线索,本院将线索移交相关公安机关核查,目前尚未查证属实。2020年6月28日,被告人金广山亲属代其向本院缴纳罚金45万元。
上述全案事实,还有经庭审质证、确认的下列综合证据予以证实:
1.指定办理灵璧县金广山等人问题线索的通知、立案决定书、交办案件通知书及指定管辖决定书等,证实本案系安徽省监委指定黄山市监委调查,黄山市监委于2019年5月5日立案调查,以及本案由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本院管辖等事实;
2.被告人金广山户籍证明、关于身份年龄的说明,证实金广山的年龄等身份信息及具备完全刑事责任年龄的事实;
3.干部任免审批表、中共宿州市委组织部、萧县人大常委会、灵璧县人大常委会、灵璧县人民政府、萧县人民政府文件等,证实金广山于2014年6月至2016年5月担任萧县人民政府副县长,2016年5月至2018年担任灵璧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期间主要负责住房城乡建设、城管、人防、房管等工作,分管住建局、国土资源局、规划局等单位的事实;
4.灵璧县人大常委会关于接受金广山辞去灵璧县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的决定,证实金广山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根据其本人申请,2019年7月17日经灵璧县人大常委会审议,决定接受金广山辞去灵璧县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的请求等事实;
5.中共宿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宿州市监察委员会处分决定,证实金广山因涉嫌违纪违法和犯罪,于2019年11月1日被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的事实;
6.到案情况说明,证实2019年5月5日,黄山市监委在灵璧县人民政府办公楼将金广山控制并采取留置措施。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金广山如实供述本人违纪违法问题,且主动交代了纪检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
7.扣押财物清单、扣押通知书、国内支付业务收款回单及缴款凭证,证实金广山亲属及相关人员代为退出受贿赃款44.34万元和缴纳罚金45万元等事实;
8.黄山市监察委员会查封通知书及回执,证实2019年8月8日,黄山市监委决定对位于合肥市政务区上下的房产(户名王某1、房产证合蜀字第××号)予以查封的事实;
9.认罪认罚具结书,证实在辩护人在场的情况下,金广山在检察机关自愿认罪认罚并签字具结等事实;
10.宿州市公安局关于移交线索的复函,证实被告人金广山举报他人犯罪线索,目前正在核查中,尚未查证属实的事实。
针对本案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本院评判如下:
1.关于陆某1出资153万元给王某2购买房产能否认定为被告人金广山的受贿款。经查,第一,关于140万元借条问题。被告人金广山的供述、证人陆某1的证言可以证实,被告人金广山为处理其与王某2之间的不正当男女关系问题,委托陆某1从中协调解决。因王某2要求在合肥购买360万元的房屋,陆某1作为商人为了今后得到时任灵璧县副县长的金广山的帮助,表示愿意出资解决购房资金,虽然表面上协商金广山和王某2各出180万元,实际上王某2并未实际出钱,陆某1出资153万元也得到金广山的认可同意,双方已经形成行受贿的故意。在陆某1要求王某2出具借条之前,陆某1就已经和金广山进行了商议,目的是金广山为了彻底解决与王某2的纠纷,摆脱王某2的纠缠,要求王某2打借条来制约王某2,防止王某2以后再纠缠金广山,影响金广山的仕途。对于陆某1来说,一是让金广山知道他确实拿出了140万元,希望金广山能够利用职务上的权利给他提供帮助,并非真实借款给王某2,事实上,2017年在金广山的帮助下陆某1承建了灵璧县火车站站前广场的绿化工程。王某2的证言也证实,金广山和陆某1的目的是让其和金广山断绝关系,让其不要再闹,也明知陆某1出这借条上的140万元买房就是帮金广山摆平这件事,陆某1不会催要这笔钱,更不会硬逼其,陆某1是做工程的老板,他的目的是希望金广山给他介绍工程赚钱。另外,从借条本身来看,借条签署的时间是王某2随意写的,具体借款日期不是借条签署的2016年6月20日,王某2和陆某1也承认日期是往前写的。借条没有约定借款用途、利息和还款期限,可见该借条在形式上的随意性,而且从借条出具至案发前王某2一直未还款。第二,关于陆某1出资13万元的问题。辩护人认为其中的7万元是郑某行贿金广山20万元的结余款,另外6万元应认定为陆某1借金广山50万元的利息。在案证据可以证实,郑某为了感谢金广山在工程承建方面给予的帮助,提出送金广山一些钱,金广山表示同意并安排陆某1出面办理,后郑某与陆某1通过签订虚假的合同,转款给陆某120万元,可以看出郑某行贿的对象是金广山,不是陆某1,陆某1只是经手人,因此,该20万元应当认定为金广山的受贿款。同时,金广山曾借款50万元给陆某1是事实,但双方均未谈到借款利息问题,不存在支付6万元利息的情况。综上,该153万元应当认定为金广山的受贿款。
2.关于立功问题。经查,金广山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举报他人犯罪线索,本院已将线索移送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核查,从公安机关反馈的情况,该线索正在核查中,尚未查证属实,故依法不能认定金广山有立功表现。
本院认为:被告人金广山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297.34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构成受贿罪,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金广山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主动如实交代纪检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系自首;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款、主动缴纳罚金,且自愿认罪认罚,均可依法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提出的量刑建议适当,本院予以采纳。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有自首、积极退赃、主动缴纳罚金,认罪认罚等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可予采信。对于被告人金广山将受贿赃款253万元与其他合法财产给他人用于购买房产,所形成的财产中与赃款对应的份额及其收益,应一并追缴。据此,根据本案被告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款、第六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二百零一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金广山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留置或羁押的,留置或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5月5日起至2024年1月4日止;罚金已缴纳。)
二、被告人金广山所退赃款人民币四十四万三千四百元予以追缴,由扣押机关上缴国库。受贿赃物黑色拉杆箱一个,予以没收。在案查封的位于合肥市政务区上下复式楼(户名王某1、房产证合蜀字第××号)的房产变价后,应将变价款中受贿赃款人民币二百五十三万及其增值收益部分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其余款项发还给王某2。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程开生
审判员  胡卫东
人民陪审员  江 明
法官助理      宋伟杰
书记员        周  阳

二〇二〇年六月三十日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金广山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八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五万元


上一篇:灵璧县青年交友联谊活动报名开始啦!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佚名编辑:lingbi)

我有话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