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灵璧资讯
陈存仁虎口脱险
时间:2019年05月0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1943年3月的一天深夜,乌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在灵璧西部边境,从宿县方向急匆匆地走来4个人,两位年纪稍大的腰挎盒子枪走在前面,两名年轻的紧跟其后,直奔灵璧李庙庄而来。他们来到了李庙庄西头一户人家的门前,轻轻地敲了三下门,不一会,屋里面的油灯亮了,从门里闪出了一个30多岁的男子,向四处张望了一下,与来人嘀咕了几句,接着就急忙把来人让进了屋里。原来,这四个人是共产党杨疃区委书记陈存仁、区长陆一涵和他们的通信员。他们刚刚参加完宿东县委召开的紧急会议,得知敌人明天要对根据地进行扫荡,重点地区是灵北。所以连夜赶回来,准备带领区队进行反扫荡的。接待他们的是我李庙村地下交通站老李同志。

由于情况来得突然,区队现在活动在什么地方还不清楚。于是,老李同志只好安排他们先住下,自己马上去联系区队。天刚拂晓,陈存仁等人突然听到外面有喧闹声,马上起身观察。原来,狡猾的敌人提前行动了,驻扎在灵璧的日本鬼子一个小队和孙连宵的一个伪军大队,已将李庙庄团团地围住了,开始挨家挨户搜查。,他们把群众驱赶到村北庙前集中,听“太君”训话。情况万分紧急,他们立即决定分头突围。陆一涵带一名通信员向庄西突围,陈存仁带一名通信员向庄东奔去。由于庄东敌人兵力较集中,再加上陈存仁同志腿上负过伤,没能冲出去。他们马上折回头向庄里跑去,敌人紧追其后,再想突围已来不及了。在前后都有敌人围堵的情况下,他们跑进了一个农户的家中。“陈书记,怎么了?”农户李凤高问。“敌人正追赶我们,我们想在这里暂避一下。”“好!好!你们快到屋里去,叫通讯员睡在床上,我来应付外边。”这时传来“咚咚咚”的砸门声,“快开门,快开门。”敌人在外边大声叫喊着。李凤高打开了大门,敌人冲进屋里,大声叫:“你有没有看到八路跑进来?”“俺没看到。”“这两个人是谁?”敌人指着陈存仁及睡在床上的通讯员问。“这人是俺庄的教书先生,他在叫俺儿子出去办事。,”李凤高不慌不忙地指了指床上答道。“给我统统带走。”一个大个子伪军大叫。

陈存仁被敌人带到了庙前的打麦场上。麦场上,李庙庄近二百名群众被敌人团团围在中间,一挺机枪正对着他们。李庙庄是我们游击区,区队经常在此活动。大部分群众都认识陈存仁,也知道他的身份。今天看到陈书记也被敌人一同带到这里来,都暗暗地为他捏着一把汗。

鬼子队长松板对着群众叽哩咕噜地叫喊着,汉奸孙连宵忙解释说:“皇军问你们,这里有没有来过八路,谁供认出八路,赏大洋10块。”群众回答:“我们没见过什么八路,也不要什么赏钱。”“伪村长”李凤美也站出来对松板说:“我们这是良民区,从未来过八路,也不认识什么八路,这些都是老实的庄稼人。”突然,那个大个子伪军走上前向鬼子叽咕了几句。松板听后手一挥,从旁边窜出几个鬼子直奔陈存仁、李凤高,把他们从人群中拖出去,并在脖子上架上了刺刀。“这人是什么的干活?”松板指着陈书记凶狠地叫道。“他是俺庄的教书先生。,”李凤高老汉还是不紧不慢地回答。“啪啪啪”,松板对着李老汉就是几巴掌,鲜血顿时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松板此时凶相毕露,猛转身抽出东洋刀,顶着陈存仁的胸膛,并把他的手拉出看了看,指着被枪机磨黑的手指,凶残地叫道:“你的,这是什么的干活,土八路的有!”“我是这庄请来的教书先生,手指上的黑色是我用笔墨时染的。”陈存仁沉着冷静地答道。“绑上,死了死了的。”松板大吼道。

陈存仁被敌人绑在了一棵大树上。鬼子端起了枪对准了他的脑袋,松板的手就要凌空劈下……

这时,“伪村长”李风美急忙走上前来对孙连宵说:“这人确实是俺庄从外地请来的教书先生,俺可以用全庄人的命担保。不信,你再问一下他们。”说着,他指了一下麦场上的群众。“他是俺庄教书先生,”群众齐声回答,“俺们拿性命担保。”孙连宵只好向松板报告。穷凶极恶的敌人还不死心,又在全庄上下搜了个遍,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放火烧几处房屋,抢走了10头猪和几十只鸡鸭,觉得无计可施,就撤走了。敌人走后,人们急忙放开陈书记。就这样,李庙庄人民冒着生命危险,帮助陈存仁同志逃脱了敌人的魔掌。


(作者:佚名编辑:lingbi)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陈存仁虎口脱险]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