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灵璧资讯
难忘的岁月
时间:2019年06月2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单晶星

 

 

1963年秋,我分配到灵璧县实验小学任教。“文革”期间,实验小学与灵璧中学合并,直至调离灵璧,我在这片热土耕耘了15个春秋。获悉灵璧实验小学将迎百年华诞,几个月来激动不已,常常梦回故地,重现当年师生家长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

 

两个苹果

“文革”开始不久,由县委副书记许则贤领队的“灵璧县红卫兵代表团”,进京参加“最高统帅”第八次接见活动。返回之后,他特地送给我两个从北京带来的红苹果。这在当时教师被视为“臭老九”,并且食品供应缺乏的状况下,越发显得礼轻义重。

我把苹果放在与高健老师合住的寝室里,那是三间草房用高梁秸篱笆墙隔离成的北侧一间。每当进屋休息的时候,连同另两个房间里的其他同志都能闻到苹果散发出的芳香。就这样一直放了许久,后来唯恐放坏,便切成小块,五个人分而食之。

时至今日,每当想起身为县委副书记的学生家长,在那个特殊岁月,视教师为亲友,真诚相待,平易近人,关心教育,令人钦佩。

 

应邀陪客

1972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我班女生许云给了我一封便信,是她父亲——许则贤副书记给我的,言及一位老战友远道造访,中午邀我作陪。看完信后,我感到激动、紧张、为难。去不去呢?如杲不去吧,回绝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却之不恭呀!如果去,我一名教师何德何能去县委书记家陪他的贵客?考虑再三,最后,我决定骑着自行车去当面婉言谢绝许书记的好意。

我一进许家小院,许书记高兴地说:“单老师来了,快进屋里,我给你介绍我的老战友。”我大吃一惊:客人已经来了!他不容分说便拉我进了客厅,冲着客人大声地说:“老刘,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单老师,我家几个孩子都是他的学生。”转过身指着客人对我说:“这位是我二十年前的老战友,现在是济南军区副政委,官比我大噢,哈哈哈哈……”刘副政委忙说:“哪里哪里,许书记当年可是我的领导啊!我俩是同学加同乡。”

此时我难言内心初衷,恭敬地说了声“首长好!”刘副政委拉着我的手,示意我坐。他递给我一杯茶后说:“当老师也不容易啊!前几年,红卫兵造反,批校长,斗老师,搞停课闹革命,我们这些人真的想不通,老师怎么能批斗呢,自古以来敬的就是天、地、君、亲、师嘛!”许书记接着说:“总算复课了,没有老师,谁去教育下一代呀,没有文化怎么建设社会主义?”

开饭了,我们边吃边聊。议教育,说形势,他俩同我碰杯,领导情、家长意均在席间谈笑之中。

下午我有课,辞别了两位领导,骑着自行车回校了。

路上我在想,看来教育还是有希望的。老九,并不臭嘛!

 

逼演“鸠山”

“文化大革命”期间,推广普及“样板戏”。当时的灵璧中学、实小、幼儿园已是三校合一,统称灵璧中学。校长徐庆元把推广样板戏的任务交给了作为入党对象的我,我立即召集音乐老师朱道锦、高健,爱好文艺的陈干、高兴珍、张素珍等老师共商此事。首先,议定选演京剧《红灯记》中“痛说革命家史”和“赴宴斗鸠山”两场。接着确定主要演员,我负责组织排练,白天练唱段,晚上看电影《红灯记》中选演的那两场,学唱腔,仿形态,记调度。

两周后,进行一次预演,让徐校长与全校教职工过过目。饰演鸠山的丁梦君太紧张了,脸红,大汗,黄腔走板,围着圆桌团团转,逗得大伙哄堂大笑,有人说,“不是鸠山是小偷!”有的女老师笑得流出眼泪。

散场后,我本想鼓励“鸠山”加油的,他却坚决退出,说:“我已经尽力了,真不行,不能拉着黄牛当马骑,赶快换人吧,别耽误大事啊!”第二天上午,我同朱道锦老师走进校长室,议起此事。徐校长说:“别难为他了,换人吧,下星期就要公演了!”“来不及了,”朱道锦老师非常为难却又突发奇想地说,“我建议,让单老师顶上吧。”我慌忙推辞:“不可以,我太瘦,不像!我没演过反派角色。”朱老师又说:“外表是不太像,可是多天排练,词你熟了,角色的形态、气质比他更像!”结果,徐校长拍板,说:“没时间了,就是你了,到时化装胖一些就行。”

公演这天下午,六个单位演员齐聚县三用礼堂(今南关灵璧剧院)。我到化装室,戴上发套,穿上和服,点上仁丹胡子,换上日式拖鞋,化好妆来到其他演员面前,仿着鸠山腔调,低着嗓门道:“老朋友——你们好哇?看我是谁?”大家一看:啊,太像“鸠山”了!

我轻松地登台。演出结束后我们和师范学校同获最佳奖。观众哪里知道,我演此角不到一周准备时间,是逼演“鸠山”呀!



上一篇:我的中学时代
下一篇:子规夜半犹啼血
(作者:佚名编辑:lingbi)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难忘的岁月]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