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灵璧资讯
闹洞房
时间:2019年07月17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徐士泰

 

 

“洞房花烛夜”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当事人肯定会终生难忘。然而,家乡往年的洞房花烛,并不像影视剧中那样的温馨,随着婚礼傧相的“送新人进洞房”一声唱念,鼓乐齐鸣之下,新郎笑吟吟地牵着红绸,与款款碎步的新娘喜不自胜地步入新婚洞房,那样有条不紊,一切如仪。爱热闹的乡下人从来不故作文诌,把闹洞房当作乡村的狂欢节,想着法子大闹一番,直闹得两位新人身心疲惫、狼狈不堪,才会罢休。

要说闹洞房的事,还要从花轿还没进门时说起。

在老家,哪家娶媳妇,在半个月之前就会轰动整个村子。姑娘们等着娶亲那天到现场看一看新娘长得是否漂亮。和新郎年纪相仿、同辈分的青年人,几天之前就私下商量怎样大闹洞房,用以散散浑身上下的青春活力。半截茬的毛头小子,急吼吼地想方设法从新娘那里多要一包香烟、几块梨膏糖。最为上心的还要算得上新郎的长辈和亲戚,婚礼那天,自己要掏多少磕头礼(随份子钱),这可是一件十分挠头的事。同辈的家人和同样远近的亲戚要共同商定磕头礼的标准,因为拿多少钱是要当场公之于众的。这个时候,就怕碰见有人使绊子,给自己过不去。例如,平时跟新郎家走得近,自家经济条件相对好一点,而且近年家里将会娶媳嫁女的,总是想多掏一些。而那些经济条件不好,手头上没有多少现钱的穷亲戚可就头疼了,操心费力地跟别人商量来商量去,争取达到自己能够接受的额度。其实在农村,亲戚之间平时并没有多少交往,只有在婚丧嫁娶的时候才会照面,他们之间一些摆不上台面的矛盾与冲突,不少是因为大家为要拿多少礼钱而失去了和气。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娶媳妇的事,最忙乎的要算事主请的执事了,大事小情,他要一把抓。如果出现闪失,不仅当场难堪,还会影响声誉,今后就没有人请他办事了。

几天前,他就要跟事主及事主家族中说话算数的人一道商量,遴选好懂礼数又体面的人去新娘家送去衣服。按照礼数,在迎亲之前,男家要向女家送去婚礼文书、衣服和花髻盖头、首饰、衣物等。送去的衣服,古时叫暖衣。旧时婚礼中,男家送给女家的暖衣是留给新娘结婚那天穿的。男家一般送给女家袄、裙子、罩衫和裤子等四件衣服和四样首饰。因四与“事”的读音相近,四件衣服和四样首饰合在一起,就是“事事如意”了。接着女家不仅要给男家送回书,还要送给新郎衣服鞋帽等。这些古礼早已被简化了,男家只要给女家送去几件新衣服就行了,更没有什么婚礼文书的旧皇历。女家也不会给新婚女婿送衣帽什么了。这种简化也是合理合情的,因为在婚礼之前,男女双方已经到政府的民政部门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并领取了结婚证。古时是用双方的婚书作为婚姻关系的重要凭证,婚书具有礼与法的功能。按唐律,“已报婚书及有私约而辄悔者,杖六十”。

执事还要嘱咐事主在村上找两位有儿有女的全乎妇女给新郎新娘的新房铺床叠被,图个日后人丁兴旺。她们边铺边唱道:“东一抡,西一抡,闺女儿子一大群;一把花生一把枣,闺女儿子都不少。”

除此之外,要接哪些亲戚参加婚礼,安排好他们的住宿,也是执事与事主商量的重点事宜之一。特别要安排好新郎外婆家来人的吃住,弄不好他们会借机找茬。因为他们是新郎母亲的娘家人,其地位在参加婚礼客人中间明显高一些,不能怠慢。平时家乡人碰到有人故意地摆谱,就会说他假得跟娘家人似的。

细心的执事要根据新娘家距离的远近,安排好花轿什么时间从新郎家动身,还要从本村里挑选两位长得出众的姑娘迎接新娘下花轿。古时称为搀亲,但用的是妇女。当然执事还不会忘记从新郎本家挑选一位身体健壮、性格泼辣、能说会道的嫂子作为闹房时新娘的保护人,随时制止可能发生的过火行为,保证新娘不受伤害。如此等等的大事小情都要提前安排妥当。

婚礼头天下午,还要做好两件事。一是事主派人到本村和外村,在与新郎同姓的人家的大门两旁贴上用红纸写就的“双喜”字样的“喜”字,意在广而告之。二是家族中的一位长辈带着新郎、伴郎,着人拎着一领芦席,吹着唢呐,到祖坟上磕头,向祖宗报告新郎戴亲(结婚)了,让地下的祖上也跟着高兴高兴。当然他们是不会出磕头礼的。祭拜祖上以后,又吹着喇叭号子,到同房的各家各户门前磕头跪拜,乡人称此举为“拜门子”。

婚礼那天的一大早,执事安排的头等大事,是着人摆好“天地桌”。天地桌是新郎新娘祭拜天地时用的。家乡婚礼的天地桌上要摆放以下几件东西:两只插着红蜡烛的烛台、一面镜子(有条件的最好用铜镜)、一只过去用来计量粮食的斗,斗里装着粮食,上面插着一杆秤。摆放这些物件有讲究:除了两只烛台用作红烛高烧之外,其他象征“三媒六证”中“六证”的古老习俗。具体地说,要想知道粮食有多少,有斗做证;要想知道东西的轻重,有秤做证;要想知道新娘子长得怎么样,有镜子做证;要想知道衣服做得好与坏,有剪刀做证;要想知道布匹长与短,有尺子做证;要想知道账目是否清白,有算盘做证。在我的记忆中,家乡娶亲时,已经不放尺子、算盘和剪刀的。这与时代变迁和礼节删繁就简有关系。在天地桌不远的地方,放着两领芦席和一把很大的布伞,等新娘下花轿后使用,有专人看管。

快到中午了,事主与执事站在天地桌旁边,神情显得有些紧张,不时看看外边有什么动静。那时的农村没有电话,无法知道花轿到达的具体时间。为此执事早已派一个腿脚麻利的小伙子到村口望风,打探花轿的进程。一旦获得具体信息,立即飞报。还有,花轿返回婆家的时间,不能超过午时,过了那就不吉利了。

新娘坐花轿是件不舒服的事。路途远的娘家人早在几天前就提醒新娘尽量少吃少喝,因为新娘不可能在半道下轿方便,即使进了婆家门,也不能先上厕所再拜堂。若是寒冬腊月出嫁,那就苦了新娘了。一路上,花轿里除了随身带的用红布包袱裹着的衣物之外,别无他物。新娘的手脚会冻得像猫咬得一样疼痛。有心且有条件的娘家在新娘上轿之前,炒热一大锅大麦,装在扛笆里,新娘一上轿就把双脚插进去,赶到婆家时,双脚还是热的。

婆家派来的花轿到了新娘的家门口,得吹上一个时辰的喇叭新娘才会上轿。新娘马上就要离开生她养她的母亲和她熟悉的生活环境,要去陌生的家庭和未知世界生活一辈子,她怎能不伤心和害怕?所以,新娘离开家的那一刻,早已哭得泪人一样。挨到不能再挨的时分,由自己的哥哥把她抱上花轿,接着又一路哭哭啼啼地哭到婆家。

在新娘坐的花轿后面,跟着一群抬嫁妆的人。这是娘家陪送的,有木箱、柜子、瓷盆、盆架,还有带玻璃罩子的煤油灯。木箱和柜子、盆架染成红色,怪喜庆的。瓷盆里放一张手巧的娘家人剪制的带“双喜”和鸳鸯戏水图案的红色剪纸。

在抬嫁妆的人群里,有个小男孩怀里抱着一只红冠子的大公鸡,鸡脖子上挂个红布条,乡人叫它为长命鸡。这只大公鸡是新郎家前几天送去的,它现在要跟着新娘回到婆家。男方给女方送公鸡,是婚约的信物。古时婚姻讲究“六礼”(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之礼),“六礼行,婚姻成”。送公鸡是“六礼”行纳征礼必需的物件。不过,古人送的信物不是公鸡而是大雁。大雁每年秋分后飞往南方,次年春分后北归,是守时守信的象征。后来又有新意,说雁爱情专一,一旦失偶,再不成双。因而,古人用雁与币帛作为聘问之礼。唐代诗人杨衡有言:“雁币任野薄,恩爱缘义深。”到了宋代,便简化了“六礼”,仅剩纳采、请期和亲迎三礼。后来也不送大雁改为送红头大白鹅了。淮北农村,水面有限,养鹅的不多,乡人就地取材,改为送鸡,还委任它为长命鸡。可见古人和农民并不是那么僵化保守,他们也知道变通,且与时俱进。

当执事听到了迎亲的喇叭在村门口响起时,他就指使大家各就各位,放炮的放炮,点烛的点烛。花轿在新郎家的大门口慢慢地落下,吹鼓手们尽力地吹奏《百鸟朝凤》等喜庆的曲子,这时,院内院外早已挤满办事的、看热闹的人。鼓乐声中,执事高声宣布结婚大礼开始。挤得水泄不通的人们急切地向花轿望去。两位如花似玉的迎亲姑娘手里提着锡壶,从天地桌前轻轻地向花轿挪去。到了花轿门前,她们轻轻地撩开轿门,示意新娘下轿。然而,新娘是不会轻易地下轿的。好像事先就有约定,两位迎亲姑娘提着锡壶,转过身来又慢慢地向天地桌前挪去。稍停片刻,喜乐声中,她们再一次从天地桌前出发,慢慢地向花轿挪去。她们再一次轻轻地撩起轿门,请新娘下轿,新娘也和上次一样不肯下轿,她们又提着锡壶转身向天地桌前挪去。直到第三次,新娘才“千呼万唤始出来”。这时执事急忙指挥拿伞的人把伞打开遮住新娘,拿芦席的两个人,轮流地把芦席铺在新娘脚下,使她脚不沾地。新娘头打的那把大伞,好像古时皇帝出巡时使用的黄罗伞盖。万众注目、众星捧月的新娘,跟古时的皇后一样尊贵,其礼遇规格之高,在她一生之中是空前绝后的。就是因为婚礼上新娘的礼遇太高,乡人担心她会高过了上天,所以才给她打上一把大伞。此伞取名为“遮天伞”。给她一领接一领地铺上芦席,意在让她在今后的日子里,多生儿子,为新郎家族传宗接代。唉!乡人的想象力真是丰富。

两位迎亲姑娘接上新娘以后,一个人提着锡壶,另一个人提着新娘从娘家带来的红色包袱,陪同新娘慢慢地向天地桌前走去。正因为她们分别提着锡壶和包袱,乡人把她们叫作“提包壶的”。日常生活中,当埋怨某人走路太慢时,会说他(她)是“提包壶的”。

当三位“女神”走到天地桌前时,新郎的母亲立即大声地叫着新郎的小名,叫他前来祭拜天地。

在执事的引导之下,两位新人拜过天地以后,接着要给参加婚礼的每一个长辈行磕头礼。执事叫到哪位长辈,那位长辈就把用红纸裹好的礼金放在天地桌上,执事立即宣布某某给了多少礼金。然后,夫妻俩就恭恭敬敬地磕起头来,以示感谢。

磕头礼毕,面对诸多礼金,执事征求新娘意见,问道:“你把磕头礼收下吧?”新娘心里清楚,执事此举纯属客套,自己已经是新郎家里的人了,不会拿磕头礼的。执事看到新娘轻轻摇头,又装模作样地征求新郎意见,新郎便毫不迟疑地把磕头礼一把拿起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事情并非绝对如此。那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家乡一位李姓人家嫁女,就发生了在新婚大礼之上新娘拼命地跟新郎争抢磕头礼的事。原来李父好逸恶劳,平时爱贪小便宜。为了金钱,他把貌若天仙的姑娘下嫁给隔壁村的二杆子。在女儿出嫁的头天晚上,他逼着女儿答应第二天为他抢磕头礼。于是女儿厚着脸皮抢了一点磕头礼,结果弄得她一辈子在婆家抬不起头来。

祭拜了天地,跪拜了长辈,随着执事“把新人送进洞房”的指令下达,鼓乐大作,人头攒动,婚礼进入高潮。执事接过一只盛着麦麸的团筐子(柳编的器物),一把接着一把地抓起麦麸子向新娘的头上撒去,边撒边喊:“一把撒,荣华富贵;二把撒,金玉满堂;三把撒,牛羊千口;四把撒,骡马成行;五把撒,人丁兴旺……”尽是吉祥话儿。乡人把这个做派叫作撒帐子。因“麸”与“福”谐音,执事撒出的尽是福气。新娘在两位“提包壶的”姑娘的搀扶下,缓缓地向洞房走去。院子里的青年男女如过江之鲫鱼似的跟着拥进洞房。家乡的规矩,新郎要等到客人散去,把所有的亲戚安排好,才能进入洞房跟新娘一道尽享新婚之乐。迎亲的两位姑娘把新娘交给那位泼辣的嫂子,把新娘从娘家带来的包袱交给执事,便退出洞房。执事接过包袱,从中取出一件新棉袄,嗖的一声把它扔到房梁上。他边扔边喊:“棉袄撂得高高的,小孩来得早早的。”过后,他也退出洞房。

洞房内外、房前屋后,到处挤满了闹洞房的人。你呼我叫,你吵他闹,就像热锅中开了几滚子的开水似的上下沸腾。在他们中间,既有嬉皮笑脸的小伙子,也有腼腆害羞的大姑娘,还有三四十岁的成年人,更有乳臭未干的泼小子和黄毛丫头。青春年少的小伙子是闹洞房的主力军,他们对男婚女嫁充满神秘感,借着闹洞房的机会,发泄心中莫名其妙的冲动。远远地站在人群外围的姑娘们,把家中最好的衣服穿来了。她们手牵着手,抿着嘴偷偷地笑着。与其说她们是来闹洞房的,倒不如说她们是实习来了。目睹眼前新娘在洞房中的窘况,为自己日后如何应对闹洞房的局面积累点经验。成年人闹洞房,纯粹是来看热闹。他们结婚生子了,有的还是新郎的长辈,自然要稳重一些。即使稍微放纵一点,别人也不会讲什么的,因为家乡自古就有“新婚三天无大小”之说。而那些泼小子和黄毛丫头只会跟着别人后面瞎起哄,拍着手、跺着脚,指着新娘反复地唱:“新媳子,辣妮子,怀里揣着麦粒子。麦粒子生芽,小孩会爬了。”结果把新娘羞得满脸通红。面对调皮捣蛋泼小子,那位泼辣的大嫂子发起威来,指着那群孩子,连赶带吓唬地骂道:“再唱,再唱,就把你们的嘴缝上!”吓得孩子们捂着头,向门外跑去。

那些嬉皮笑脸的小伙子和半截柞子的毛头小子,是不好应付的,他们三番五次地同新娘索要香烟和梨膏糖什么的。在大嫂子的保护之下,新娘像挤牙膏似的零零星星地应对着。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小伙子们不仅仅是为了香烟而来的,真实动机是要抓挠一下新娘,寻找点刺激,释放内心的冲动感。他们无休止地索要香烟,已经把新娘闹得不知所措了。大嫂子挺身而出,编着谎话哄他们,说什么香烟早就被轿夫要去一大半,剩下的被你们要完了,现在新娘的箱子空了。领头的小伙子大声地说:“大嫂子,恁别哄俺了,俺也没向恁要。”他又转过脸向新娘嬉皮笑脸地说,“新嫂子,恁真的没有香烟了?”新娘微微地点头应承。领头的见状,向身后的同伴挤挤眼,他们一哄而起地抓着新娘的四肢,像打夯似的把新娘上下抛起,引起阵阵哄笑。这可把保驾护航的大嫂子吓坏了,连声哀求他们放下新娘。惊恐万状的新娘站稳脚跟,急忙从腰带上取出钥匙打开娘家陪嫁的箱子,拿点烟啊糖的交给大嫂子散给大家。当她转身锁箱子时,被几个眼疾手快的毛头小子趁机把剩下的香烟掠得一干二净。

经过几个回合,新娘和大嫂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架之力。上一个高潮刚刚平静下来,那个带头的小伙子吵吵嚷嚷地要新娘给他点着嘴上的香烟。新娘听后,心里大吃一惊,但她还得强作笑脸地应道:“我可从来没点过香烟,要点香烟哩,那就自己点吧。”新娘的话刚落,那个挑头的不依不饶地说:“恁过去没有干过的事多着哩。大姑娘坐轿头一回,恁今天不是坐了花轿吗?”这话引来一阵阵欢叫。“对!让新娘给俺们点烟。”大家一起叫了起来。那个挑头的家伙笑嘻嘻地靠近新娘,不怀好意地说:“如果新嫂子不给我点烟,我就带二狗子、三麻子、四傻子,天天来你们家闹房,闹个十天半个月的,有恁受的。”大嫂子听了,心疼地劝新娘子为挑头的点烟。到了这个时候,新娘子才知道,婆家的小伙子真会捣,并在心里暗骂挑头的是缺德鬼,等恁今后结婚时,我会唆使别人非把恁老婆闹得人仰马翻不可。随后,有人把火柴交到了新娘的手上,在嫂子一再劝说下,她战战兢兢地划着第一根火柴,却被身边叫二狗子的小伙子啪的一声吹灭了,结果引来了一阵狂笑。她无奈地点着了第二根火柴,又不知被什么人吹灭了,又引来了一阵狂笑。一直划着了七八根火柴,才凑近了挑头的嘴上的香烟。可是,挑头的故意用嘴唇把香烟抖动不止,直把新娘子急得满头大汗,才点着了那根该死的香烟。

虽然到了掌灯时分,闹洞房的小伙子激情不减。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个调皮捣蛋的小伙子把新郎绑架到洞房,将他推到新娘面前。这些缺德的家伙硬逼着新郎与新娘亲嘴。这可是新娘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干那种事多丢人。再说了,她跟新郎过去连手都没有碰过,别说亲嘴了。于是,新娘眼巴巴地望着新郎,希望他拿个主意来。急得满头大汗的新郎要二狗子和三麻子放开他,还从上衣口袋里掏了一包东海牌香烟递到挑头的手上,哀求他们不要再闹了。当时东海牌香烟两毛八分钱一包,农村社员是抽不起的,只有公社干部有条件抽它。那时社会上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公社书记水上漂,大队书记猫对猫,生产队长大铁桥。“水上漂”指的就是东海牌香烟,烟盒上画有大轮船在海上航行;“猫对猫”是双猫牌香烟,烟盒上画有两只小猫,一包一毛八分钱;“大铁桥”香烟,烟盒上画有淮河大桥,一包一毛四分钱。这些香烟都是蚌埠卷烟厂出品的。而农村的老社员平时抽的是自己动手卷的烤烟,一毛都不毛。领头的虽然把香烟装到口袋里,但并不领情,还死皮赖脸地说:“俺一不要烟,二不要糖,就是要看你们两个亲个香嘴给俺们过过眼瘾。”二狗子抱着新郎接着说:“恁如果舍不得亲新嫂子,那就由俺来亲。”其他几个跟着瞎嚷嚷,争着要亲新娘。新郎知道这几个癞皮狗,什么下流的事都能做得出来。无奈之下,他把新娘揽在怀里,蜻蜓点水似的用嘴亲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搓搓两手,朝着新娘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人见此,惊呼了一阵子。然而,他们惊呼过后,看到新娘的脸上出了两行长长的泪水。他们知道自己玩笑开重了,便三三两两地走出洞房。见他们走了,大嫂子长吁短叹地骂了几句“该死鬼”,便劝说新郎、新娘尽快休息。新郎、新娘望着疲惫的大嫂子,千恩万谢地把她送出洞房。

夜阑风轻之际,小两口沉默片刻,新郎吹灭了煤油灯,像死猪一样地倒在床上。新娘却急切地要解小便,她一整天没有上厕所了。新郎赶紧起身从床下把新买的尿罐子递到新娘手上。过了片刻,他们感到身边湿叽叽的。新郎用手摸了一把后,轻声埋怨新娘小便时不小心,把床单弄脏了。新娘分辩说:“我全解到瓦罐里啦,不信恁起来看看。”新郎哪有精力,便倒头睡着了。第二天起床时,他们发现新买的瓦罐底有一个小洞,明白了准是二狗他们干的坏事。过了两天,满庄上的人都知道新娘在新婚之夜把床尿湿了。打那以后,村子上的新婚夫妇再也不敢把瓦罐放在床上小解了。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后来,一对新婚夫妇,虽然没有把瓦罐拿到床上小解,但新娘娇气十足,非要新郎像抱小孩那样抱着自己小解不行。新郎不能扫她的兴,顺手抱起光着屁股的新娘居高临下地向瓦罐走去。正当他们玩得高兴时,被早早蹲在窗户外边的几个坏小子听得一清二楚,他们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经他们一笑,胆小的新郎吓得不轻,六神无主地把新娘丢在地上。随着砰的一声,新娘重重地砸在瓦罐上,臀部被碎瓦片硌得鲜血淋淋。

在农村闹洞房既是习俗,也是陋习。然而,在偏远封闭的农村,小伙子用什么方式宣泄青春成长期带来的烦恼和沉重的精神压抑呢?闹洞房似乎成了农民精神生活的不可缺失的食粮。

风俗者天下之大事,不能不追记一二。


上一篇:灵璧城隍庙会
下一篇:花轿
(作者:佚名编辑:lingbi)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闹洞房]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