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灵璧资讯
汴河,家乡的母亲河
时间:2019年10月08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卜献华

 

当我用文字的形式写下汴河时,仿佛是从我的身体里取出了一部分血肉,不用说,那血肉里涌动着我的爱和梦。

小时候常跟着哥哥们去汴河学游泳,或在岸边麦子地里挖香荠菜,几十年过去了,几十年里,与汴河、汴河水的感情越来越深。每天看到汴河,就像看到母亲一样。有时外出多日,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跑去看一眼汴河,听一会儿水声。不然就像有了亏欠和心病似的。好在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汴河岸边的一个小县城——灵璧,这里气候温润,山脉纵横,养育了丰饶的草木生灵和淳朴厚道的人民。厮守故乡,感受汴河的辽阔和神秘,渐渐地,汴河成了我诗歌的汴河,成了我感受的汴河,成了我一个人的汴河。

 一条河有着一条河的精神,那是贯穿在一条河水血脉中的东西。汴河作为一条河,它有着自己的方向。作为万物之源,它有着自己的境界。

 我家乡的汴河是一条有历史、有故事的河流。最早可追溯到隋大业元年(605),当时昏庸无道的隋炀帝,为满足帝王骄奢欲望,令河南淮北诸郡民众开掘一条名为通济渠的大运河,运河主干在汴水一段,习惯上就称之为汴河。随后,隋炀帝的“万艘龙舸”浩浩荡荡,沿汴河南下扬州看琼花,一路游山玩水,奢靡无度。时值盛夏,当龙舟经过楚地时,正遇汴水断流,龙船无法行驶,隋炀帝令楚地州县官民缴纳稷子、香油,搅拌后铺进河床,利用稷子和香油的润滑来替代河水,并征三千童男童女裸躯拉纤,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纳谷行舟”。隋炀帝乘坐在装饰豪华,高八尺、长数丈的龙船上,且歌、且舞、且行、且进酒。兴起时,挥剑斩断拉纤之绸,男童皆倒伏女童身上,隋炀帝执剑仰天狂笑,岸上百官掩面暗泣。紧随其后的是萧皇后的“翔螭”大船。再向后是九艘被称为“浮景”的水上宫殿,其余数千艘轮船载着后宫的嫔妃、公主、王侯、将相、百官及仆佣,船首和船尾相接延续二百余里。隋堤上数千名殿脚女香汗淋漓,炀帝与大臣商量,翰林院学士虞世基呈上对策说:在堤岸遍种垂柳,清荫交映,一可为殿脚女遮阳,二能加固新筑的河堤,其三摘下柳叶还可喂饲牲畜。隋炀帝听后大喜,随即传旨以“一匹绢换一棵柳”的代价,令沿岸百姓把柳树连根移栽在汴河两岸。不出数日,隋堤两岸植满了柳树,看着漫天的青幔,炀帝兴致勃勃,并“赐柳御姓杨”,遂御书“杨柳”二字。从此,在中国文学词典里就有了“杨柳”一名词,且沿用至今。

 唐代诗人白居易笔下的《隋堤柳》就是描写这一段历史:“隋堤柳,岁久年深尽衰朽。风飘飘兮雨潇潇,三株两株汴河口”。白乐天在诗中极尽渲染,将隋朝大兴土木修凿大运河,两畔广植柳树,夹岸柳绿桃红的旖旎之景象发挥到极致。不幸的是,隋堤柳竟成为一种亡国追索的意象指代,如此一番春色烂漫、莺歌燕舞的美好画卷,没有成为百姓的福祉,反为百姓肩头沉重的负累。隋朝的基业在炀帝恣意妄为的荒淫游冶中渐渐消耗,最终江山易代。

在古代诗词中出现“汴水”,大多起到借古咏今的象征作用,像“千里长河一旦开,亡隋波浪九天来”,就把隋亡的罪责都推到了汴水上。“汴水通淮利最多,生人为害亦相和”,“汴水东流无限春,隋家宫阙已成尘”,都是这种思路。而在白居易另一首《长相思》里,汴水负载的却是一个女子无限的相思,而他塑造的月明人倚楼的形象不能不说是后来温庭筠在《望江南》中那个“梳洗罢,独倚望江楼”女子的最初原形,而“过尽千帆皆不是” 让这一形象有了更深刻的人生意味。从此后,汴水也就成了离恨相思的代名词。从王安石的“汴水无情日夜流,不肯为我少淹留”到苏轼的“无情汴水自东流,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汴水成了一条感情最丰富的河,它和江南的山连在一起,真个是水相思山含愁了。隋之后,运河几经沧桑变迁、改造拓浚,成为人们引以为豪的水利巨擘,她贯通若干水系之时,也沟通起南北经济、文化和物资供给,成就了大一统的宏伟基业,滔滔的汴水碧波一直绵延至今。

 汴河,就像一部博大精深的百科全书,千百年来,已幻化为一种支撑美好憧憬的符号。在防洪、除涝、浇灌、供水、航运方面做出了大贡献。汴河还是引用南水北调水源的唯一通道和淮水北调的主要通道,她承接长三角的资金潮、物流潮、人流潮,是安徽省八大灌溉区之一,也是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她养育万民,润泽万物,积水载物,灌溉万顷,如此大学问和大本领的汴河,竟能做到为天地工作,为芸芸众生操劳,是何故?因为汴河秉承了“厚德载物”的大道。利天下而不自利一分,育万物而不独占一物。我们热爱着她的波浪、激流,甚至被水鸟翅膀撩起的雨丝,更热爱那些晶亮亮的水滴,那些年复一年,从我们身体里飘落、存贮于胸的水滴,它让我们的心灵保持湿润、葱郁和不为世俗侵袭的干净。今日的汴河是上苍赐予我家乡的神明,她清澈的眼睛永远装满与生俱来的纯净。

 走近一条河,就像走近一位母亲一位女神。她的清澈就不用说了,甘甜也不用说了,我想说汴水流过我心里时的缠绵,流过那些小草时的认真与仔细,流过原野时的安静与坦荡。她弯曲的身上镌刻着大地的往事,随便一粒沙、一块石子、一叶水草、一片帆影,都记载着过往的时光和难以忘怀的情节。有时我捧起一条河,仔细地辨认那些闪着光的古老品质,每一朵浪花都会冲我微笑,每一滴水滴都在与我交流。清风拂过,我嗅到弥散的芬芳,那是母亲体香的味道。偶尔一条小鱼跃出水面,发出“嗖”的声响,那是汴河语言的一部分。而我的诗歌就是为汴河所诞生的,那种在自然支配下的灵感迸发,它让我的行为更趋向真实,感情更接近灵魂,就像蓝天下随风驿动的韵律,撒落澄明的境界。

 所以,我每次来看汴河,更像是来看望自己的母亲,怀着对母性之乳、对母亲之爱的一份敬重,一份挚爱。每看望一次,就得到一次心灵的沐浴,灵魂的理疗。我们是汴河的子孙,离不开汴河的乳汁和感情。汴河的精神、思想、行为,时时矫正着我们在浮躁生活中的脚步和心情。

 

(作者系灵璧县政协常委、县作协副主席)


上一篇: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下一篇:老 姐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汴河,家乡的母亲河]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