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灵璧资讯
消失的槌声
时间:2019年10月08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张少秋

     灵城,生我养我的地方。花甲之年猛回眸,高楼比肩,车流人喧……假如时光可以倒溯,我还是愿意回到从前。

     1955年我出生在县商业局大院(今县联社),依稀记事的时候看到大街上铺设的石板路被磨得光溜水滑,往来的人们多是挑挑子,没见过什么车子。因为母亲从来不让我出院子门,院子比大街高出许多,进门需要踩上四、五块青条石踏步,没有大人帮助我是下不去的。幼年的生活十分乏味,不象如今有这么多益智玩具,唯一有趣的是我会跟着话匣子音乐旋律摇头,只要听到开始广播“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我就会摇的天旋地转,天真的现在想来可笑至极。那时的我十分听话,大人叫在那儿就在那儿,堪比“画地为牢”,因此目光极为局限,没能看到灵城全貌。后来搬到北关收购站背北面南两间房(今县电力公司巷),搬到炭场(今县燃料公司)又搬红专学校北院(今中医院)再搬到西关马车站(旧石油煤建公司有自备马车,地址在今格林豪泰宾馆,)又迁至老灵城镇南院(赵厚根寓所东院三间茴草屋带小院,今尚存)。那时的灵城在我眼里很是博大辽阔,有高高的城墙,有宽阔的城河。1965年前的城里很空旷,居然还有四个庄子?北关桥进来街西叫小张园,簇拥一处旧庙而建。现水利仓库南是猪羊市,也是最热闹的处所。灵中和灵初中都有几户人家的小庄子,特点是有人居处均有井,莫非“市井”由此而来。

    古城很简洁,隅顶口是十字街口,一色青石板路中央有个旗杆台,巨大的八楞石柱倒向东北方向,只露出约一米多可以看出楞线的石条被踩出光闪闪的,向东延伸的街道相对平缓,街北边依次排列着黉学院(今千杯少饭店),粮站在城隍庙(今联家红超市),工商联办公室(今地税分局)隍庙街口东边是铁工厂(今农机一厂)往东有零星临街屋到东关桥。路南东往西数是民居,印刷厂,澡堂(正对隍庙街口,每逢挂红灯笼那就是女同胞洗澡了),花墙口,恒器社,水作坊,灵城镇医院,河南会馆(今盛世小区)。隅顶往西路南是李亚白楼(县百货公司开设在里面共八开间面北,往南抵工人政治课堂是一面薄板石墙,今新华书店)今县农行当时是商联店面,卫生院(今县医院),民居,木器厂(建筑队)连到医药公司,铁木业社(铁木业社是雷杰三宅,日伪时期称“红部”和医药公司之间有条幽深的巷子,是著名的六尺巷),生资公司,石油煤建公司,往西稀拉拉的民居到西关桥。路北往东数是食品公司,竹器社,手管局,工人医院,生资土产仓库,商业局,商业门店到县人委路,现今的百货公司是个小土台,住着几家人犹如棚户区。隅顶往北没什么单位,街东侧只有人武部,民居连到隍庙街口,收购站,炕房。街西有食品厂(今地税局),酒厂(1973年改为玻璃厂,今财政局)有条往西的小街叫太平街,往北临街有门脸多是人居。隅顶往南是大下返,也是最热闹的地方。街西依次是工人政治课堂(今县工会楼),文化馆,人民银行(今工商行), 红专学校(今农行灵城办事处),邮电局(今移动公司、电信公司)灵初中路口,实验小学,几间民房到去炭场的路;城墙上从桥头往西几十米有七八家人居住,也是全灵城唯一在城墙的居民点,隶属南关大队。南关桥以南(今光明街)有很多马车档子,南来北往的马车可以泊车、起伙。桥内路东依次有三间屋连着马车站(今灵运集团),民居连着国营旅社,县幼儿园,灵中路口,酱园店(今县中行),密集民居连到“三用礼堂”(今灵璧剧院),国营饭店,商业门面抵隅顶口。全城除县委三层大楼,县交际处有两层小楼(原老干部局处),工人政治课堂后两层小楼外,余下只有红专学校,灵初中,灵中教室,三用礼堂,县委小礼堂,实小,幼儿园,师范学校,西北城墙上三间警犬用房是砖墙瓦顶外,其余全是茅草屋。最高的建筑是派出所消防瞭望塔(在花墙口搬运站南院),最骄傲的是铁工厂(更名过机械厂、农机一厂)有小火力蒸气机发电,毎晚六时送电,九时停电,停电前会象火车鸣笛般的预先通知。1968年在南关姚庄建变电站投入使用后,那台蒸气机才退役,发电车间也改成了冰棒厂(现水厂宿舍)。泗州剧团驻河南会馆(文革初更名文工团),演出常在工人政治课堂、县委小礼堂。隍庙街往北路西有大鼓场,再顺路弯向西头路北有露天和室内电影院(今电影公司宿舍)。县城的道路方面,那时城外没有外环路,沿河除宿泗公路由东关三里桥向南弯到南城河边,汽车站建在南关(今京华大厦)再延伸到今灵固花园拐向西关街头(今物资大楼叉路口)折向小郗家外,其余全是小路,往县北的要穿城而过走关老庙(今三中)双槐树(今大李家),五女井,十里店……城西北有气象站,配种站,农场,再走就是凤凰山南麓的师范学校。

    最令人难忘的是灵璧的城内水塘,犹如没有舢板乌蓬的水城。内城因筑城需要挖出很多水塘,以隅顶十字路划分四大片区。西南城拐里边有十多口塘,顺城墙往北抵西关桥南(县渔场所在地),水塘又折向东拐向南到炭厂家后(今百货公司宿舍,地税局宿舍,新华书店仓库全是水沟水塘)灵初中是被水包围的。县文化馆西是一口大塘,分别被县医院,建筑公司,木器厂三单位截成三段,其间均有小沟相通。东南城拐里是一片芦苇塘,有龙沟通往正学书院月池(今灵中校内大塘),灵中北门外即有一条东西大沟通往城河,现操场东部也有两条南北小沟通往北大沟。东北內城也是坑洼连片,粮站宿舍是三口大塘围着。西北城內是大片稻改地,党校东边接连三口大塘。农干校(党校食堂)路西边有条沟贯通稻田和大年汪(曾经的凤仪市场)。说起大年汪,可是老辈人津津乐道的谈资。这口塘吸纳了县城四分之一居民的生活污水,又连通城河系一口活水塘,因此水肥鱼鲜。南岸是缓坡很象一处沙滩。每年七八月份枯水期起鱼(因缺氧泛头)城里大人小孩都来抢,大人们都跳塘中捉大鱼,人扑鱼窜,跤滚乱爬,场面滑稽壮观。小孩们则在边上拾巧,若是有鱼逃上岸来定是他们的战果。大多数孩子还是掏脚壳坑,摸些麻泥丁,鲹苗子,草鱼壳子(鲫鱼的俗称),有的孩子能剋一蔑篮子。大家欢天喜地象过大年一样接受大自然的馈赠,由此得名大年汪。可惜在1974年县塑料溶剂厂在此建成投产后,大年汪变成臭水塘,继而城河也被严重污染。

    新汴河开通前(1967年)灵璧水系平衡,到处沟满河平,多有涝渍灾害。环城河里的水从来没干涸过,深度均在2米左右。那清澈碧透,水草丰盛,缓缓流淌……掬一捧含在口里,那滋味就似山泉一般,若是伸脚到河里立刻围上来一帮小鱼免费为你鱼疗。水边摆上几块青石板,母亲们挥动棒槌,衣裳上的灰烬随着棒槌的起落飞溅在水中,犹如烟花碧空下坠又慢慢消融在水里。砰砰啪啪,此起彼伏,冷不丁儿会有条鱼跃出水面,似乎是为母亲们的槌歌伴舞。更有调皮的黄鳝会突然从石板下探出头来,惹得棒槌击水,涟漪如花。这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一幅唯美的和谐画卷。然而,开挖新汴河切断了界虹河,城河水源没了源头,地表水迅速下降,鱼类中大黄犍、厥嘴鲢率先消遁。鸡头米,三角菱也无法挺进胸膛,臭水涌来,鱼鳖绝迹。更有甚者,规划滞后,监管失控,城中池塘多被填平,高墙厚壤倾刻瓦解,古城盛景一度被个个半截矮墙茅厕占据,苍蝇乱飞。从上世纪70年代兴办五小工业起,无度挥霍,资源殆尽,痛定思痛,追悔难及。纵有引水入城,揽山入怀的气慨!何来神力,再造古城,还原盛景,再现槌声?

槌声如歌见证历史变迁,变迁把她消失在历史的深处。


上一篇:灵璧春节习俗
下一篇:小 镇 情 怀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消失的槌声]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