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灵璧资讯
乡间大儒—— 记私塾先生游继儒
时间:2019年10月10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游传化

 

    小时候就知道我们村里有个大文人名叫游继儒,按族内辈份我称之为大伯。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要请他写个挽联幛心,婚联喜帖之类的。要是家里能挂上他画的画或写的书法更是荣幸之至。听大人们说他是当时我们村里惟一一个教过私塾的老先生了,所以倍受邻里尊敬,我更是羡慕不已。

    长大以后和他的接触渐渐多起来,记得第一次到他家里的情景,那时虽然他已是年过古稀,但依然精神矍铄,两眼炯炯有神好像透着无限的智慧。穿着一身蓝色中式服装,手执一把写有郑板桥“难得糊涂”的折扇,俨然是一位老学究的打扮。家里虽然有些简陋,但是让我第一次看到了什么是“四壁皆书”,感觉他家里除了床以外就剩书了。顿时让我想起了刘禹锡的:“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诗句来。当时我是满心的敬畏,站在屋里俨然像一个小学生不敢说话了。还是大伯客气让我落座,然后写一个“仉”字让我认,因为先前在书上看过这个典故,所以没有怯意的回答到:“这不是孟子母亲的姓氏嘛,幛心“仉氏遗风”的古训写的就是她。为了儿子能读好书她三迁其家,是一位了不起的母亲”。大伯听罢很是满意,夸我是无师自通,并且说早就关注你这个“小老执”了(那时我才二十几岁,经常在农村的红白喜事中做执事,也就是现在说的司仪吧)。我只能羞惭惭的坐这那里了,不知道如何作答是好。大伯很健谈,开始讲他的故事了:

    “我小时候家境很殷实,六岁那年家里便请了一位姓赵的私塾先生开始教我读《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了,小时候我很聪明接受能力很强,不久就能把所学的文章背的滚瓜烂熟。以至私塾先生只能用《四言杂字》、《五言杂字》敷衍了,后来那位赵先生还是找到我父亲 说教不动我了,要他另请高明”。

   “不久父亲便把我和大哥一起,送到了姓曹的先生办的私塾学堂来教我们《论语》《诗经》和《唐诗三百首》。(据说曹先生是清末的文科举人)念完以后,又改学《古文观止》。接着让我读先秦的艰涩文章。就这样一个朝代一个朝代的文章往下读,直到后来有了骈体文,(骈文是中国古代一种特有的文言文文体,其句式多为四六句及对仗,故又称四六文、骈俪或骈体,具备骈文特点而押韵者称骈赋。)我便越读越有兴趣了。先生自豪地夸我是个“小神童”。曹先生不但学问深而且精通书法和绘画,他每天上午都要教我用毛笔蘸水在大青砖上练习大半个时辰的书画,直到砖头浸透了清水为止,以至于对我后来的书画长进有很大影响”。

    “十四岁时我就读完了四书五经、《史记》和《资治通鉴》等,但是那时的学生天文地理、农业水利、医卜算术、拳理兵书、都要涉猎。先生说只有精通这些能算是个真正的文人。解放前我不但在蚌埠、凤阳、宿县等地以教书写字为生(当时亦为私塾),而且常给周围的百姓看相卜卦,方圆几十里都称我为“风水先生”呢。"他神秘一笑接着说:

    “解放后我被收编为公立学校教师,用所学的知识继续教书。“天下三样狂,学生猴子羊。”小学生好动,不太听话,是很难调教的。所以“家有隔夜粮,不当孩子王。”但是既然干了这一行,就要对家长负起责任,让孩子们真正地学到东西,吸收到精髓。我用自己在教私塾时的独到方法给孩子们传授儒学知识,所以经我调教的学生大都可以称是“天文地理无一不通,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他笑着调侃,语气中带着几分幽默。我被听得入了迷,暗暗佩服大伯的博学多才和深厚的国学知识,于是开始仰慕他。

    据说到了1958年他的厄运来了,因为看不惯农村大跃进中的浮夸风,编写了几首针砭时弊的顺口溜,如“地蛋(土豆)、地蛋,亩产一万。收获、收获,只收一锅。”(言当时的产量浮夸)。“有火没有电,家家鬼扯钻。早晨萝卜棍,中午白叶饭。”(言大炼钢铁时百姓清苦)。就因这些言论他被戴上了污蔑“三面红旗”的帽子,同时被打成了极右分子。开除公职回乡务农,并被列为“黑五类”受到管制,村里的脏活、重活、危险活都是让他干。妻子后来也因为政治压力贫病交加,不久便撇下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子含冤离世。妻子周年祭日他在坟头哭吟道:“贤妻辞世一岁周,膝下难舍二郎留。衣服破了无人补,舍下家什谁拾收?心随良人乘风去,不想孤灯空悲愁。又思双子无人怙,艰难育儿度春秋”听罢无不令人感到几分凄凉和悲哀,他也从此变的沉默寡言了。

    直到1980年他的问题才得到了彻底平反,由于当时他的年岁已高上级安排由儿子顶替接班,他直接办理了退休。他也因此像获得了新生,又变得豁达开朗了。在此后的日子里,他都乐于服务乡里的红白喜事中。他经常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不能丢,儒家思想博大精深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儒学不但济世安民而且修身养性。做人要立志、讲理、定规、习礼。所以不能说儒家思想过时了。我们《游氏族谱》洋洋几千字的序言、族规及族训大都出自他的手笔。

    记得一次村里有个光棍老汉去世,侄女前来主丧他提笔写下“一生无妻儿,侄女今作子”的挽联,被邻里称绝。乡间有一男子英年早逝,他提笔写到“堂上老母谁照顾?膝下妻儿孰做主?”的挽联,通俗易懂令人惜怜。还有一对独生女的老夫妇,女儿因家庭琐事服毒自杀,他挥笔写下“英年轻生为哪般?父母送终待何人?”,无不令人望联生悲。又有一家父子同日殡葬,他挽到“既孝子又孝孙总然真心一片,先殡父再殡祖皆是热泪两行”看后让人慨叹。临村有一家四口棺材同日出殡的丧联他写到:“四棺同日殡、饮水思源、合家儿女齐发哀、养育恩重:三祧一祖祠、食果怀树、满堂子孙共戴孝、骨肉情深。”引经据典如此之妙令人敬佩。又有一女婿葬岳母的来请教挽联,他随口说道:“岳母作慈母也、执丧亦尽三年孝,半子即婿子乎、临哀常存一片心”对仗如此工整令人一目了然。

    据传乡里有一妇人辞世,亲戚拿来一匹挽幛,幛心曰“香山添座”。大伯当场指出这幅幛心写错了,并且解释道:“香山九老”是指唐代白居易、胡杲、吉旼、郑据、刘真、卢慎、张浑、狄兼谟、卢贞等九位文人骚客,在洛阳香山龙门寺饮酒作诗聚会,俗称“香山九老会”。九老皆为雅士哲人,妇人怎可前往呢?瑶池是传说中西王母所居住的地方平且设有蟠桃宴,所以挽女眷的幛心应写“瑶池添座”或“蟠桃添座”才是。类似这样请他撰写碑文、祭文、幛心挽联的故事比比皆是,早已被十里八乡传为佳话。

    1998年老先生去世时,他的学友及弟子们前来吊孝,写了一篇祭文可谓是对他一生的总结吧,记下全文权当结尾了:

祭良友

悼念良友  继儒游君

幼读诗书  智力超群

一目十行  聪颖过人

五经四书  丰逾三春

文学泰斗  满腹经纶

天文地理  颇晓几分

琴棋书画  无一不新

多才多艺  阅里传闻

为人处事  以诚待人

献身教育  历尽艰辛

教学有道  师德可钦

循循善诱  满腔热忱

培育桃李  遍地芳芬

呕心沥血  为国为民

生活俭朴  三德严遵

尊老爱幼  和睦亲邻

教子有方  惠子荫孙

天不假人  病魔缠身

八旬过七  仙逝归阴

香山九老  列队迎临

我辈学友  泣临送君

蒸尝俎豆  香烛果品

仪馈欠丰  聊表寸心

君若有知  泉下欢欣

请君品尝  与君情深

愿君英灵  与世长存

呜呼哀哉  伏惟尚飨

 

2016年初夏草于游集


上一篇:新汴河随想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乡间大儒—— 记私塾先生游继儒]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