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灵璧资讯
那年五四青年节上的花圈
时间:2019年10月1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文/张少秋


  五四运动澎湃着热血青年的爱国热情,后来成为一个重要节庆。但她现在和花圈扯在一起未免有些匪夷所思?可这些确实发生在灵璧,那天一位解放军战士为了救两个落水儿童而沉入潭底,年轻的生命定格在24岁,解放军的英烈谱上多了一名罗盛教式的英雄,他的名字叫糜双品……


  我所知道的他的信息极为有限,墓碑上刻着:糜双品,男,出生于1943年2月,浙江省上虞市陈溪乡糜山村人,1964年入伍,生前为驻灵73862部队驾驶班战士。可他的英勇行为称得上憾天动地,感动了几代人。尤其是对我的影响尤为深刻,我常常用英雄的精神来衡量自己的世界观,鞭策激励自己前行。需要说明的是墓碑系灵璧县人民政府在2001年重立的,碑文上的陈溪乡应为公社,73826部队也是1973年后的番号,当时叫220部队,是一支开凿山洞的工程兵部队团建制单位。北山在驻军前叫馍馍山,其实她是一组群山,皆因主峰险峻极象高桩馍头而名,小金山、叶家山、盐山、董山、石榴园山均不便称谓部队,改称北山也是因为受军语简洁的影响。如今怀着崇敬,拼接记忆的碎片,努力还原英雄的壮举,回忆灵璧人民悼念烈士的场景。


  1967年5月4日下午2时许,详和平静的灵城南关大街上突然多了几个拿花圈的人,人们很是惊奇!那年月花圈是时髦的产物,我们般上般下的孩子都是刚刚接触到花圈呀!追悼会啦那一些新事物,看到花圈后潜意识就是有大人物去世了。好奇的天性促使我跟上人流,边走边听人们议论。走到北关桥时了解到是一位解放军救人牺牲了,再前行到关老庙(今二中)就知道是救东关菜园的两个顽皮孩子。这时路上的行人开始多了起来,一阵阵,一队队络绎不绝。走到双槐树遗址(1966年破四旧立四新时被红卫兵造反派砍伐的古槐)往山上拐的山口地方已经称得上摩肩接踵了,大家都是自发地来祭奠英雄的,每个人都神情庄重,没有人大声说什么,只有匆匆的脚步声。我是在这种氛围中到达了英雄罹难地,也是第一次跨入军事禁区。半个月前,县城各机关单位响应军管会号召来捡拾片石回家砸成石子铺南关大街(支左部队某部参谋长李广英主政灵璧,拆掉南关大街青石板路,改修柏油路,各单位工作人员都要无偿奉献一定数量的123石子),我跟着石油煤建公司的四轮马车来过一趟北山捡过几篮子巴掌大的石片,但只到了营门口就没敢越过警戒线。这番进军营没人阻止,没人引导,象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似的。几十年过去了,我依然难忘那几天“特殊的军营开放日”。


   英雄救人的地方是在一处山根水塘,呈半月形,宽约七八米,长不过十几米。对面陡峭如壁的山崖露出红泥的痕迹,显然是开凿出来的。水塘里交叉漂有两根毛竹,不知道是不是救人所遗?塘边上放一只黄色瓷盆,里面还有拧干水了的白衬衣。一只帮高及腰,一米多长的椭圆形大木桶溜到了对面岩边,就这个是桶似船的东西引来两个少年,结果双双落水。糜双品同志当时正在塘边洗衣服发现险情不顾自己不谙水性立刻奋不顾身跳入水塘,扑向那两个挣扎的男孩……据那两个孩子口述,他们被推上岸后回头看到糜双品就在离岸了二三米远的地方昂着头,嘴里喷着水,伸出左手扒了一下大木桶的桶沿,那个木桶瞬间倾覆扣住了他……这是英雄留在世间的最后影像,我也是唯一能够写出过程的人(1983年拉第一网时,我以检察院法警的身份借审查盘问过他们)。英雄跳水救人到沉入潭底的时长不过十几二十几秒,他却用24岁的生命诠释了人性的光辉。


  战友们齐齐向水塘哭喊,希望英雄只是扎个猛子;几名战友冲向深潭,无奈水深五六米人不能及;驻地的老乡送来了耙地的耙,可惜潭内怪石嶙峋也无济于事;打捞进行到深夜,英雄还是没有消息,战友们谁也没去动他洗衣服的盆子,心中祈愿着出现奇迹;第二天早上(54日)英雄的遗体被发现,他原来就在那个木桶下面,而那个木桶被荡在岸边,在一个缓缓的斜坡,一个浅浅的水窝窝。战友们悲痛欲绝,痛恨自己忽视了浅水里的木桶,责怪他为什么不自己站起来?英雄就这样走了,灵璧人民却舍不得!无数人自发聚来英雄离去的塘边,无数人来瞻仰英雄的遗容。那只木桶生怕遭人唾弃,悄无声息地躲到了对岸岩边……当时英雄停灵在牺牲的西边面东的房子由北往数第二间(我进山方向感不强,只按自己的感觉定位)。说实话我只远距离看了看心中的英雄,心灵的震憾已无法比拟。当晚回到家里就和姐姐找出家里的白纸,撕掉作业本扎起了象征崇敬的白花。第二天(55日)父亲又买了十几张大白纸让我们继续扎花,下午我挎一篮子白花又到北山送给了营门口站岗的解放军叔叔,我以为不让进去了呢!谁知道回来的路上听说现场正扎松枝布置追悼会,方知军营仍向群众开放。晚上我们继续扎花,我还用红墨水把一朵大白花的花蕊染红,准备献给糜妈妈。


  56日上午听灵璧广播站挂在大街上的高音喇叭通知,为了部队的管理请不要自己个人去悼念,要等追悼大会再集中去悼念。我再崇拜英雄也得学着有组织纪律,只能把敬仰扎在白花里。石油煤建公司敬献的两个花圈上的花差不多都是我们家扎的。记得花圈骨架由大人们把芦苇圈成个大圈,糊上白纸,边上插上松枝再扎上白纸花,比现在的花圈还要庄重,因为这是我们自己心意啊!当年我家住三用礼堂(今灵璧剧场)南原灵城镇前院,现赵后根寓所东院,距离南关大街近在尺呎,那时没有修环城公路,去北山的汽车只有走南关街。就因为这点优势,我决定在家等糜妈妈路过时献上自己扎的花,现在想想真幼稚,怎么可能向人母亲献白纸花呢?


  下午一辆客车载着花圈从南向北驶去,人们追着喊着:“糜妈妈来了!糜妈妈来了”!我也跟着就跑,想见一见英雄的妈妈。半路迎着折返的客车,原来是汽车站来送花圈去的,类似这样的情况还有好几回,到后来我也不知道糜妈妈何时走过的南关街?我想献花也没献成。


  58日的追悼大会在部队院里举行。现场搭的台子面南,参加悼念的人在南山坡。那可是人山人海,整个南山坡坐满了机关干部、灵城居民、四关大队社员、东风公社(今虞姬乡)、界沟公社(现属灵城镇)、邱庙公社(现属杨疃镇)的部分群众,泱泱万人之众,如此宏大规模,足以说明英雄的壮举感染了灵璧人民,灵璧人民崇尚英雄!大约上午10点钟追悼大会开始,有领导讲话,有介绍英雄生平,唯独没有我反复想象中的“弟弟接过哥哥手中枪” 被直接批准入伍的环节,因为陪糜妈妈来的是哥哥。我的军旅情结就源于那次追悼大会,我发誓向他学习,要以他为榜样把一切献给党和人民。仿佛上苍的安排,抑或巧合,我同糜双品的人生经历有几分相似,他长我12岁,我俩都属羊,我也跳水救过两个人,不过是分两次。和他所不同的是我在父母严格禁令下偷偷学会了游泳,而他不识水性。我第一次救人是在1970年夏天暴雨后的东北楼大队庄东汪嘴子(雨水冲刷的沟),一个叫张青的小孩趟水滑向深沟,恰巧我和乳名叫联社的侄子路过把他救起(后来他成长为村支书)。这次有人帮忙算有惊无险,第二次救人和糜双品的英勇行为十分相似。那时我入伍和他一样在团里担任小车驾驶员,跳水救人也是在青年节……197454日午休,我担任大值日正巡视营区忽听生产地桃林有小孩“往前!往前!”的呼喊,担心惊扰战友休息的我立刻跑去制止,只见土井中(五六米方圆,水面距地面两米余,陡峭的土壁长满青苔,仅有一面留有挑水方便的斜坡,水深三米余)有一蓬头发在沉浮,是小孩落水!我连一秒钟也没有犹豫,纵身跳入井中。不料那淹急了的孩子挣扎着把我下按,呛得我喝了不少水,双腿又被杂草缠住。筋疲力尽的我拼尽全力把她推往一米远的岸边,用时两三分钟才成功,我才真正明白一个不会水的人救两个人唯有舍身才行!相形之下倍显糜双品人格之伟大。他救人舍命成为烈士,我救人后按组织决定必须默不作声,因为我救起的是师首长的小女儿。事后有人问我说:救一个老百姓会立功,救首长闺女是不是感觉亏了?我回答:我救的是人命!不会分高低贵贱才去救!这恐是我今生最为闪光的语言了。值得欣慰的是我救的那个女孩现在已经成为一名大校军官,正在一重要岗位为国尽力着。


  应灵璧县人民要求,糜双品烈士没有魂归故里,先是安葬在凤凰山东北角的山坳处一片槐树林里,此地草木清秀,幽静安逸,可遥望他曾工作过的营房,又似枕在凤凰的臂弯上聆听松涛清风。每年清明节都有大批的红领巾来这里祭扫,后来建起了粮校阻断了他顾盼营房的视线(他的事迹渐渐被人淡忘)。再后来修建陵园居然被阻在院墙外五米处(为何不可圈进墙内予以保护?),且建园挖的深涧下水口直冲墓冢,加上十里窑厂取土形成的大塘使英雄墓穴如临深渊!何忍让英雄墓地险象环生?无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纸醉金迷淡化了对英雄的崇拜。好在国人又醒,民族复兴有望。2001年灵璧县人民政府斥资修建烈士陵园并辟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糜双品的墓迁入了烈士陵园。英雄长眠于此,事迹昭彰于斯。烈士的精神永存!


                                      2019/10/19


上一篇:神奇灵璧 魅力家山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佚名编辑:lingbi)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那年五四青年节上的花圈]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